lffhyde

换回ID啦

@Dr.Rongeur
天机好棒棒,吃刀好清爽
_(:з」∠)_就这渣技术,你将就吧

_(:з」∠)_传说中的Q版,尽力了
@Dr.Rongeur

好像画攻了一点_(:з」∠)_
@Dr.Rongeur

幼驯染,短裤即是正义

一个黑道脑洞

预警:有月八!放飞自我,OOC本命,接《玫瑰和月季的脑洞》,这是一个老八苏遍全世界的扯蛋脑洞

 @鸡蛋要煮着吃 我写完了,来吧,面对惨淡的人生

齐八是个商人,经营着陨铜药品公司。

齐八不仅是个商人,他还有个掌上明珠视若珍宝的妹妹,尹新月。齐八和尹新月并没有血缘关系,尹新月是齐八老爹战友托孤过继到齐家名下,成了齐家大小姐。

为了尊重小姑娘的意见,尹新月小的时候并没有改名换姓。等尹新月成年有了自主意识,齐八笑眯眯问她,我家的小公主要姓齐还是姓尹啊,都依你。

尹新月盯着那双杏仁眼边角的纹路,清晰的说,自己要姓尹。

齐八其实不喜欢孩子,更不喜欢带孩子,但尹新月除外。老爹撒手西归后,尹新月基本是齐八一手带大。非常奇怪,齐八小时候一见到尹新月就觉着,这辈子得对这小姑娘好,她要星星,绝不给月亮。齐八有时想,这就是佛教常说的,与我有缘。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谁对我好,我就喜欢谁。在尹新月看来,没有人能比齐八对自己更好,尹新月小时候曾穿着最高档的蕾丝花边公主裙,甜甜的对齐八说:最喜欢哥哥了,以后新月要嫁给哥哥。

可齐八这个人精,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以为尹新月是《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岛国动漫看太多,勒令她不准多看电视,也跟她再三强调,他们是兄妹,尹新月是小公主,自然有王子殿下来陪她。

尹新月扯着裙边没吭声,眼泪扛着不往下掉,既不答应也不反对,尹新月从此懂了一件事,人人羡慕她是公主,是齐八的掌上明珠,可公主的尊荣都是别人给的,自己想要的东西却怎么也得不到。只有自己加冕成为女王,才能得到想要的。以后尹新月再也没说喜欢齐八,动漫也不怎么看了。

很快尹新月长大,大学优异成绩毕业后,进入齐八的药品公司工作。成绩优异意味着尹新月的数学不差,很快她就发现了齐八的秘密。

其实也不算啥秘密,都说了这是黑道脑洞,本市的最大毒枭就是齐八,开办药品公司也是为了方便得到麻黄碱。自古药毒不分家。

尹新月和齐八摊牌了,面对小公主倔强的眼神,齐八爽快承认,自己就是幕后BOSS,问公主想要啥。

尹新月说,自己要加入网络,为齐八排忧解难,虽然初入社会可能技术方面不全面,但有个家里人分担总是好的。

小公主长大啦,齐八感慨时间过的真快,以前乖乖让自己梳风筝头穿Lo裙的女孩已经这么大了。齐八也就允许了尹新月加入网络,公司也大部分移交给尹新月,自己幕后操作。毕竟年轻的尹新月需要历练,自己就给她机会历练。

尹新月比齐八年轻,年轻意味着冲劲也意味着冒失。尹新月一次进出货,动作太大,引起了警察的注意。齐八从幕后回到台前替尹新月收拾残局,宰了一个线人,鲜血溅到尹新月的脸上。

尹新月虽然之前一直下定决心要成为女王,可一直被齐八保护的很好而不自知,从未沾染过血。这次齐八的现身说法直接把尹新月给吓住,呆愣着不知道擦脸颊。

齐八拿出手绢给尹新月一寸寸把面颊擦拭干净,感慨尹新月这么大岁数,还是冒冒失失,还是个小孩子。

齐八有洁癖,用过的手绢就要扔掉,扔掉的手绢却被尹新月捡了起来。如果之前是少女懵懂,这次尹新月是真切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

那次动静,还是惊动了警察,市局派来了卧底,张启山。

张启山的身份是陨铜药品公司的投资人,一面接触公司高层,一面暗中收集证据,在接触过程中,张启山认识了尹新月。

张启山对尹新月这个现代女性很是欣赏,自主独立美丽娇艳,好一朵带刺的红玫瑰。为了收集证据,也是真对尹新月感兴趣,两人在来来回回的接触中,走到了一起。

可那是张启山没有认识齐八之前。

尹新月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就是赌气带着张启山回家认识了齐八,以为能够激将得当齐八的注意,没想到感受的张启山和齐八之间暗涌暧昧的气温。

张启山开始借着各种机会接近齐八,到底是为了任务还是为了私欲,只有他自己知晓。

齐八也觉着张启山挺好,高处不胜寒的地方呆久了,有个对手解解闷也好,猫捉老鼠玩不就是这个道理么?更何况张启山的长相身材学术谈吐无一不是上乘,让人拒绝不了。

棋逢对手,兴趣相投,曲洋和刘正风的笑傲江湖君子之交也不是绝唱。张启山和齐八就在你进我退,你退我追的来回交手中熟悉了起来。

有句话说的很对,请给我很多爱,如果没有,请给我很多钱。尹新月就是这么做的。尹新月被两人无法插入的气场隔开,冷笑着开始渗透网络。你俩斗智斗勇暧昧暗涌去吧,公主要把权力掌握手中才能加冕。

久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齐八错算了张启山对任务的忠心,也误判了张启山对自己的狠心。

就算感情天平对齐八都不知道倾斜到哪里去了,张启山也是有明确是非荣辱观念的警察。张启山收集资料完毕,准备逮捕齐八。可这逮捕也有私心,齐八只能被自己逮捕,张启山没有上报上级,单枪匹马就去逮捕。

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齐八暗叹果然如此,高估了自己对张启山的影响力,对两人暗流汹涌爱恨夹杂的感情过于看重了。

齐八这次彻底算错了,愿赌服输,就算输了也不愿意落入他人之手,齐八举枪打算饮弹自尽,可没想人生最后被自己疼爱珍视的小公主摆了一道。

尹新月一枪穿透了齐八的胸膛。

既然齐八已经死了,张启山还留着过年么?尹新月指挥小弟抹杀了张启山,浇灌水泥成为某个地产项目地基,小弟们操作都很熟练。

尹新月带着齐八的尸体走了,找到了传说中的标本师傅,请他做出一个完美的睡美人。

标本师傅说枪口穿胸而过不好修补,尹新月笑语殷殷,不修补正好,正好用来盛放玫瑰花。

睡美人标本制作好,尹新月挑剔着把玫瑰花插入齐八的胸口,毕竟齐八一直都是完美的,玫瑰花的角度也得是完美才能配上他。

最后,尹新月亲吻了睡美人的嘴唇,喃喃自语,现在我可以亲吻你了。


宁死不屈

预警:放飞自我,OOC本命,这就是个小段子

 @鸡蛋要煮着吃 来来来

张启山这次是个农民,当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农民。

张启山拥有花园洋房和超过百平方的整洁草坪,多重户型任君选择,好的情况还能碰到开发商赞助的景观水池。

张启山经过上辈子鬼车陨铜文山会海早已处变不惊,田园生活的平静悠闲,正是张启山想要的,可惜希望一切喝茶吹水吐槽的人,已经不见许久了。

售楼部服务员甲等张启山选好了户型,带领着他到了所属的小洋房。现在国家去库存要求大,开发商的房子修好了一直没人买,所以张启山这个款爷来了就有现房住。

售楼部服务员甲趁着张启山环视房间,神秘兮兮送上买楼伴手礼:开发商为感谢广大客户,特送五谷杂粮一包,玉米苞谷一袋!

售楼部服务员甲等还塞给张启山几个小包外加一本《实用家庭养花手册》,解释说,这楼盘都是改善型住房,主打田园乡村生活,买房的大爷大妈都爱养花种菜自产自销。

张启山点点头收下,售楼部服务员甲目光真挚:希望您居住愉快。

张启山住了几天,想去居委会、住建部、城管局投诉。

TMD坑爹开发商,修的房子不闹老鼠蟑螂,只闹飞天粽子!

好在张启山正好擅长,撂倒个把粽子不在话下。

单兵战斗力再高,也抵抗不过人民斗争的海洋,当年我党就是靠着血高皮厚可用战斗力无穷无尽获取了最终战斗胜利!

张启山,也是如此。他张大佛爷腿脚再厉害也扛不住跟无性繁殖自我分裂一般无穷尽的粽子大军!重要的战略高地,被敌军占领,张启山坐沙发等着看这帮粽子怎么折腾。

要说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粽子也是开始五讲四美,文明侵略。粽子派出来的调解员张启山怎么看怎么眼熟,小圆眼镜桃花唇,甜蜜酒窝小虎牙。

一人一粽关门嘀嘀咕咕好久,最终张启山愤怒自拍天灵盖,遗言振聋发聩斩钉截铁。

“要我在下,宁可去死!脑子拿去,记得红烧!”

---------------------------------

齐八低头捧着新鲜出炉的张脑花出门,旁边的粽子因种族加成早做到了内心笑开花,面上平如镜。

齐八踹了顶着铁桶唯一笑出声的粽子张日山一脚,嘴里嘟囔:“让他在下,又不是要他命,每次都这么上纲上线。”

张日山一声招呼:“得嘞,收工,明日再来!”

呼啦啦看不到边际的粽子跟着齐八和张日山慢吞吞移动出了小区门,小区门匾上书植物大战僵尸”

-----------------------------

这就是个老张穿越植物大战僵尸,每天撅着屁股种呀嘛种太阳;

老齐指挥僵尸团队发誓要夺回床上主动权,老张宁死不屈,宁可被做成红烧脑花;

每天reload重新开打,老张还是宁死不屈坚持床上位置不动摇的悲剧爱情故事。

这故事告诉我们,夫夫床上生活是否和谐,真的很重要啊!


传说中的八一八脑洞

预警:有八一!放飞自我,OOC本命

齐铁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纨绔子弟,偷鸡摸狗投机倒把斗鸡赌博抽大烟捧戏子他全会。众人评价,烂泥扶不上墙,白瞎了一身好皮囊。

齐铁嘴的母亲早逝,齐老爷收了好几房姨太太都肚皮没有动静,齐铁嘴成了老齐家的独苗苗,换着花样被几个姨太太宠。齐老爷每次想下狠手管教,都被自家姨太太眼泪花花的给拦了下来,威胁齐老爷,动了齐铁嘴,她们和他拼命。

齐老爷感慨自己儿子不争气,明明小时候惊才绝艳,长大却伤仲永只晓得抽烟赌博捧戏子,别提多操心。教书先生气走了好几个,到后来人家一听是要去教齐家公子,就拱拱手走的远远的。

齐老爷也不指望齐铁嘴出入庙堂,光宗耀祖,只盼齐铁嘴能平顺到老,别把家产输光抽光就行。齐老爷为了儿子只能挽起袖子使劲赚钱。齐铁嘴却风凉凉来一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白茫茫真干净。气的齐老爷抄起扫帚满屋子追着他打,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到了结婚生娃的年纪,齐铁嘴的名声十里八村早臭了,压根没好人家乐意把黄花闺女嫁给他。你说窑姐从良,齐老爷也看不上,齐家的主母怎能是个窑姐?!

齐老爷不知给媒婆送了多少礼,塞了多少大洋。媒婆也知道齐铁嘴的婚事是个烫手山药,想接不敢接,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天无绝人之路,佃户老尹儿子赌局输了个底掉,老尹没法只有把女儿拿去抵债。老尹本以为人牙子在怎给自己闺女找的路子也就是当个粗使丫头,哪知这压了手印的借条兜兜转转落到了齐老爷手里。

齐老爷也不含糊,清白的黄花闺女,过了这村没这店,也不管人老尹是佃户成分不够高,拍大腿找人算了最近的黄道吉日就要尹家闺女过门。

老尹可愁坏了,也不敢告诉自家闺女,只叮嘱她别往外跑,过些日子就带她去上工。

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消息终究传到了尹家闺女耳中。

这尹家闺女名唤新月,也是个不凡的,这债躲不掉,该来的总会来,她还是每天照常摘玉米薅高粱打猪草,晚了还扛水回家灌缸。

这天尹新月在河里打水,却见河边趴着个血人。尹新月也不怕,农活干多了也有把力气,鼻尖一凑还有呼吸,就费老鼻子劲扛着这血人回了家。

张启山逃离东北,躲避追杀,九死一生,醒来发现伤口都被抹上了草木灰,躺在一家农户厨房玉米杆子上。旁边有个身小圆脸大眼睛眉目中带着些倔强的小姑娘在熬小米粥,张启山就知道是谁救了他。

时间长了,张启山也就知晓了尹新月的遭遇。救命之恩何以为报?结草衔环尚不足惜。张启山打定主意,替嫁。反正自己是个武艺高强的大老爷们,量那小鸡仔似的烟枪拿自己也没法。

尹新月也不含糊,给老爹说了,老爹自觉对不起闺女也就答应下来。

张启山告诉尹新月得藏起来,不能在附近出现,否则难保齐家又对她下手。可没想尹新月拿着镰刀把头发一绞,剩下的发辫往火堆一扔,告诉张启山不用他费心,她自有主张。

尹新月连夜走了,张启山继续养伤,尹老爹扯了些大布头比着给张启山做了身红棉袄。(嗯,别笑,具体参见春晚陈伟霆的红西装,就是这么拉风!)

到了迎亲的日子,喜娘除了感叹这尹家闺女身子骨结实看着就是好生养的模样,也没啥人怀疑。有人愿意嫁就烧高香了,还挑三拣四不是找嫌么?

张启山就晃悠悠被抬进了齐家,一路上打起精神,可一切如常。跨过马鞍,跳过了火盆,被簇拥进了百子千孙拔步床,张启山在纳闷,这么顺利?这齐家人眼睛是瞎的?又感觉这样也好,晚上就趁乱摸了出去,也算报了尹新月的救命之恩。

按照迎娶的规矩,张启山一大早就被提溜起来,一口水没喝,一粒米未进。平常人早就饿得昏天黑地,得亏张启山练过现在还扛得住。

喜娘开始劝张启山进些莲子花生大枣,张启山吃了几个都没事,也就放心吃点垫肚皮,省的晚上没力气跑。哪知道齐家人早就防着新媳妇要跑,量自家少爷那身板怕压不住,在子孙饽饽中下了安眠草药,做到万无一失。英明一世的张启山就这么着了道,晕乎乎就倒在了床上。

月上树梢,齐铁嘴推完劝酒的,悠哉哉回到新房。

齐铁嘴对自己认识清楚,从小就是个爱走旱道的,所以才爱捧那戏子优伶。齐铁嘴本不想害清白姑娘,可老爹震怒出家法,姨娘一见就跟他哭,没法,就依了他们,内心却盘算着和姑娘约法三章井河不犯。

进了房掀了盖头,油灯下那么一看,我的乖乖,这可是个男娃啊。

齐铁嘴仔细相看,这男的怎么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欢喜呢?顺着脸颊往下扫,这腰,这臀,这精悍结实的腿,齐铁嘴掩了袖子吸溜一口。

齐铁嘴不是啥好人物,从来都不是救世主。一个活生生每丝头发每履纹路都称你心如你意的人躺你面前,你和他还拜完天地,同吃一个苹果,你说齐铁嘴能控制住么?

那自然是控制不住的,心上人在此还能坐怀不乱,不是柳下惠,而是性无能。

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

齐铁嘴是拉着张启山好一通胡闹,齐铁嘴越闹越觉着这人和自己是纹丝切合,天造地设。挽着张启山的精韧结实的腰就是一番操弄,平时练就的十八般武艺尽数用在了张启山的身上。张启山因被下了药,觉醒不得,但也被折腾的皱眉轻哼。

一夜胡闹,东方渐白。齐铁嘴见把人折腾狠了,也不怕他现在跑,溜达进库房拿出祖传捆龙索扣上,满意的抱着大媳妇安睡。

等张启山一醒,好嘛,菊花残满地伤,乳首锁骨大腿根就没一个地方没被盖戳留印。看着齐铁嘴梦里的憨口水吸溜吸溜,张启山默念打人要等醒了才有成就感,现在揍这畜生是杀鸡用牛刀。

日晒当头,齐家的仆妇琢磨着小两口再咋折腾也应该起了递媳妇茶,请示了推门一看,两个大男人坐床头,自家少爷还嬉皮笑脸凑上去给人捏脸颊,反了天啦。

齐老爷很生气,盼星星盼月亮的儿媳妇变成个大男人,虽然败家子没吃亏,总觉着心里膈应,当即就想对欺上瞒下的张启山下狠手。嗯,当爹的心始终是偏的,齐老爷才不管是自家儿子欺负了张启山呢。

齐铁嘴咣当给齐老爷跪下,因为两人捆着捆龙索,张启山也给连带着跪下了。

齐铁嘴喊仆妇拿垫子,没人敢动。齐铁嘴自己立起来,拿了个棕垫给张启山放好,自己跪青石地板。齐铁嘴对齐老爷说:我就喜欢男的,我就稀罕他!爹你对他动手我就死给你看!

齐铁嘴从小横惯了,齐老爷又只有这独苗,无他也只能随他去,下令家里人都不准把这男媳妇的消息往外传,丢不起那人。

齐铁嘴拉着张启山回了房间,笑嘻嘻给他介绍自己收藏的宝贝,其中有一本密码册,尤其引起张启山的注意。张启山之前从事的行当,刀口舔血危险无比,有了密码加持更是多一层保障。

齐铁嘴看张启山盯着密码册不动,允诺张启山啥时候喜欢他,啥时候就把这密码册送给他。

张启山对齐铁嘴没好感,就算他有自己欣赏的杏仁眼、桃花唇、圆盘脸颊、杨柳腰。

张启山让齐铁嘴解开捆龙索放他走,之前的胡闹既往不咎。齐铁嘴露出虎牙卖萌,自己也不知道咋个解开,听说得两人心意相通才可以?

齐铁嘴又收敛笑容一个甜枣一个棒威胁,说知晓张启山的背景不干净,身份不简单,外面搜他的人一拨又一拨。 齐铁嘴说这十里八乡除了齐家没人有能力罩住一个人,劝张启山别想着跑,要跑也得等这波风声过去。

张启山想把这嬉皮笑脸的白嫩美人往死里揍,可人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整天笑嘻嘻问,媳妇你吃啥,媳妇你喝啥,媳妇你揍得我好痛啊,得吹吹。

张启山面对齐铁嘴的撒娇耍赖卖萌打滚一条龙服务也没了招,想着眼不见心不烦,可没走几步就被捆龙索拉了回来,无奈天天面对惹祸精。

因为要藏张启山,且捆着锁链出入也不方便,齐铁嘴也就没去赌钱捧戏子,齐老爷非常安慰,男儿媳就男儿媳吧,能让这祸害收心也好。

齐铁嘴给齐老爷说了几次分地,分地,被齐老爷打了出来,说他败家也算了,这祖宗收集的土地再怎么也不能分!张启山立旁边听着,觉着这齐铁嘴也是浑浑噩噩到了头,居然打祖产的主意。

齐铁嘴,是个开挂的男人,就算他吸烟赌博捧戏子,他也是斩男无数的男人。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如果你想复制他的成功,请先拥有他那张脸。

没错,就那么肤浅,张启山就是个外貌协会!要你天天面对齐铁嘴拿着白嫩脸颊,他还给你伏低做小撒娇卖萌你能控制得住?真能控制住,就不会有那么多吸猫成瘾的铲屎官了!

他俩捆着绳索,又来了一发。正胡天胡地狂蜂戏蝶之时,捆龙索开了。

两人都愣了会儿,齐铁嘴笑眯眯往后一躺,大咧咧伸展四肢,哼唧着,自己给张启山服务耕耘了那么久,也得张启山服侍自己了。

白嫩香软的美人在床头脱了个干净对他笑,那人有正好是自己中意的,张启山也没客气上去就是大开大合开疆扩土。

齐铁嘴笑嘻嘻随着张启山折腾,胡闹之间,齐铁嘴还哼着,洪湖水啊,浪呀吗浪打浪啊~~

张启山听得眉头一挑,还有劲哼歌,我让你浪,让你狂!什么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统统往齐铁嘴身上招呼。

张启山只觉酣畅淋漓,水乳交融,实在累狠了,抱着齐铁嘴就睡去。

-------------------------------

等张启山醒来,没了拔步床,也没了齐铁嘴肉嘟嘟的脸,自己躺一土炕上,炕沿上坐着的是绞了头发穿着灰蓝粗布衣的尹新月。

张启山以为时光倒流,后来一想不对,尹新月绞了头发,那齐铁嘴到哪里去了?

尹新月像之前一样,给张启山喂小米粥,说这里是延安。至于齐铁嘴,别找了,齐铁嘴没了,齐家被日寇国军山贼薅了好几回,早完蛋了。

尹新月放下碗,把一本册子交给张启山,说,这是齐铁嘴给你的,听说是你想要的。

张启山一看,正是自己之前想要的密码本,翻着里面夹了一张纸,歪歪扭扭的丑字一看就是齐铁嘴那祸害所写。

“亲亲启山,见字如面。早知齐家逃不过这一劫,劝了老爹好几回也没把家财散尽,是自己业务不熟练,是老爹攒钱太厉害。

已找门路把你送到延安,放心,你和齐家切割干干净净,密码本就是你的敲门砖。

撒娇耍赖一辈子,这次也提前偷跑,勿念勿念。”

------------------------------

最后罗嗦几句:

齐铁嘴抽大烟赌博捧戏子,是因为他算出齐家有一劫,要散尽家财才得保全。可无奈齐老爷赚钱能力高超,没把法修改齐家的大地主成分。

齐铁嘴可以带着一家人溜,可为了隐藏被追杀的张启山,只能留下。

最终齐铁嘴送走了老爹和姨娘们,和尹新月牵上了线,把张启山送到安全的延安,自己顶着大地主齐铁嘴的帽子,走向了命定的道路。